全国人大金融委原研商室管事人、原基金法起草

2019-11-22 14:18 来源:未知

图片 1全国人大财经委原研究室负责人、原基金法起草工作组组长王连洲

  “我自己07年初买了基金,1.1元左右买的,现在大概是8毛钱。”本周二,全国人大财经委原研究室负责人、原基金法起草工作组组长王连洲(微博)来到大众证券报社与本报记者座谈。作为基金法的奠基人,王连洲也是一位亏损的基民,这个小秘密一下就拉近了记者和他的距离。他常常思考,为什么基金业这两年总是亏钱。

  ■本报记者 马薪婷

  据中新网消息,全国人大财经委原研究室负责人、原基金法起草工作组组长王连洲(微博)日前表示,低收入的群体支撑了现在2万多亿的基金规模,但他们多数还在亏损。投资人的利益并没有得到保护。

  “基金法刚设立的时候,确实有些地方还考虑得不太周到。”王连洲认为,基金业的困境有整个资本市场不景气的影响,但有一些是当时制度设计上的缺陷造成的。

  “公募基金一定程度上是一种公益事业”。昨日,全国人大财经委原研究室负责人、原基金法起草工作组组长王连洲(微博)在腾讯财经和华安基金联合主办的开基十年基金业变革与突破论坛上如此表示。

  王连洲在11月24日举行的“开基十年:基金业变革与突破”会议上做出上述表述。他说,制订《基金法》的时候沿用了基金的管理暂行办法,都是契约性的基金。就契约性的基金而言,双方平等。但作为基金持有人其实是没有话语权的。

  他指出,首先是基金的仓位和投资范围均受到了限制。去年中国的股市已经落到全球最差劲股市的倒数第二差,而今年的沪指从年初的3300点又下跌了将近1000点。在这中间,制度决定了基金必须持有60%的仓位。而市场的其他参与者如保资、信托等则不需要受这些限制,这逼着基金必须承担损失。他希望,管理层能够去拓宽基金投资的范围,让基金公司转型为资产管理公司。“如果钱仅仅投在二级市场上,无论如何都是难以持续的。”

  王连洲介绍,当年制订《基金法》的初衷,是把证券投资基金定位在介于银行、储蓄、股市之间的一种产品,该产品是由专家运作,是组合投资的,是分散风险的、是稳定收益的,即使赚不了很多钱,但也不能亏本,一定程度上是一种公益事业。而“时间证明基(微博)金86%以上都是散户投资者,应该说是低收入的群体支撑我们现在2万多亿的基金规模。而这些低收入投资者他们获得了什么呢?据我了解,这开放式基金产生以来多数还是亏钱的”。

  王连洲强调,而尽管《基金法》规定了基金持有人大会,那都是落实不了的,开个基金持有人的会还得经过基金管理人,基金管理人不再还得经过托管人,基金人管理的会开不起来,在现行的先进组织、体制、机制下,没有任何主体能代表基金人的利益。

  其次,他指出制现行的制度谈不上对投资者利益的保护。基金公司拿别人的钱干别人的事情,积极性当然不高。

  王连洲指出,而现在基金最主要的贡献是2007年推高了股市,使股市达到了6000点之上,而从2008年至今,整体下滑亏损严重,基金投资者受到伤害,基金失去很多投资者的信赖。尤其今年,股债双双亏损严重。而另一方面,王连洲认为,基金发展速度与人才供给不相适应,人才缺乏导致工资成本居高不下,且收入没有与基金“盈亏”相联系。不过,王连洲也提到,包括营销在内,今年基金行业不理想主要是由大环境决定的。

  他同时指出,今年是基金业最艰难的一年,出现了从未有过的“股债双杀”局面。一方面大势不好,但基金居然能够跑输大盘也让人难以理解。毕竟有那么多专家、投研力量,专业分析,做了那么多工作,怎么会连大盘的指数都跑输。有统计说今年基金已经亏损了3000多亿,但基金管理公司还是旱涝保收,基金公司还在到处挖人,争相给出高薪,这就是基金的发展速度和人才的供给还有不适应的地方。(证券时报网(微博)快讯中心)

  “跟国外的基金法律比,我们的法律里面少了一个发起人的概念。国外是有一个发起人,再由基金发起人去聘请基金管理团队来管理基金,这样有一个制衡。我们这里,基金管理人和基金发起人都是基金公司。我们的制度里,基金持有人大会可以保护基金持有者的利益,但事实是,这个会根本开不起来。基金持有人大会必须要基金管理人、托管人的支持才能召开,否则就不能召开,这让基金持有人的权益难以实现。”

  此外,组织架构上,王连洲指出,目前以股东为利润基础来架构当前的基金,构架当前的基金组织和体制形式。反映不了投资人的利益,而应该以投资者的资本为基础,构建基金的架构,或者采取公司型、有限合伙型。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凯时国际ag下载发布于主营业务,转载请注明出处:全国人大金融委原研商室管事人、原基金法起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