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一生爱过7个女子,他为什么会选择在最好的

2019-11-29 01:47 来源:未知

围着你和我跳舞、唱歌

他第一个所爱的女性是生养他的母亲曹采菊,自当不说。这个叫查海生的孩子,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十五岁便考进了北京大学,一个村子沸腾了,一个县城也轰动了。一个母亲飞快地迈动小脚,挨家挨户发放她深夜蒸好的白糕。她第一次去北京看儿子,面对儿子留那么长的头发,母亲微笑着劝他简短头发。母亲走的那天,这个贫困的诗人放心不下母亲找人借了三百元钱,执意揣进了母亲的包里,希望以表达自己的心意。而当年仅25岁的海子卧轨自杀的时候,他的母亲还在熬着粥等着她亲爱的孩子归来,却永远的等不到了。而自杀的海子身上带着橘子似乎也暗示了自己对母亲的爱意。

1989年3月26日这一天,春意还有些朦胧,随着山海关火车的一阵轰鸣,中国诗坛二十世纪下半叶最耀眼的双子星座中的海子,应声陨落。中国诗坛,乃至中国各界为之哗然。

这是黑夜的儿子,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

出现在他生命的第三个女子,白佩佩,在海子的诗歌生命中,是一股比较恒久和稳定的支持和鼓励力量。这个女子已为人母,比海子的年龄稍大,是精神的依托者的角色,在他迷茫的人生里指引着他的方向。她欣赏海子的诗歌才华,她在海子的影响下重拾起自己诗意的笔,她为海子开解情感的死结。红颜知己,却难逃家庭与伦理的束缚,她曾经为海子而跟家人闹矛盾,她能体会海子的快乐和痛苦,她甚至能为他提供一种依靠,她为此也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她也是理智的,她不能背叛自己的丈夫和女儿,她不得已用姐姐的语气迫使海子放手,最后白佩佩迫于外界尽量减少了和海子的单独往来。

在海子卧轨的时候,随身携带者四本书,分别是《圣经》、罗梭的《瓦尔登湖》、海涯达尔的《孤筏重洋》`《康拉得小说选》。除了书籍之外,据说他的手里还攥着一个橘子。 很多人对海子为何攥着一个橘子不解,其实很好理解。海子是一个很有天赋的人,但是往往这样的人最后都回归于平凡,海子的母亲的名字中有一个菊字,海子在卧上冰凉的铁轨时,或许最想的还是生养自己的伟大的母亲,因为是母亲给了自己生命,他要向母亲有所交待。 由此可以看出,海子对于女性有一种天生的眷恋感。在他的诗歌当中,多次提及到女性以及和女性的一些器官。譬如《日记》中的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在海子的一生当中,如果算上他挚爱着的母亲,一共有过七位女性对他有过重大的影响。他对母亲的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的爱。对其他六位则是发自己内心深处爱。据周玉冰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的诗情人生》的描述:这六个女人分别是波婉、白佩佩、安妮、诗芬、芦花和李华。在《扑》中燎原仅仅以B、P、A、S、H和L等没有情感的字母代替。 波婉是海子在法大当老师时候的学生,她活泼可爱,十分崇拜海子。后来他们大胆地相爱相恋,在此期间,海子度过了他人生中一段最美好难忘而快乐诗意的时间。因此,海子的是个灵感如泉涌一般。他为波婉写下了包括《历史》、《中午》、《埋着一只为你祝福的杯子》、《写给脖子上的菩萨》、《打钟》等等抒情小诗,寄托对波婉浓烈的爱意。期间他还写下了如《亚洲铜》等现在脍炙人口的篇章。 不过要说到对海子诗歌帮助最大的,还当属白佩佩,海子对这个年纪比他大,且已生儿育女的女人有着很深的依恋。海子甚至亲切称她为姐姐。在海子的诗《日记》中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就是为白佩佩而写的。她欣赏海子的诗歌才华,她在海子的影响下重拾起自己诗意的笔,她为海子开解情感的死结,她曾经多次被海子拥抱着,她曾经为海子而跟家人闹矛盾…… 而最让海子欲求而不得则是李华,这个神秘的女人,至今张溥杰没有发现揭开她神秘面纱的资料。因为李华这个名字很可能是一个假名字。海子把她当作女神一般的看待,甚至跪倒在那个所谓李华的面前要求让他在她房内留宿一宿,进行所谓的心行合一,但遭到李华的拒绝……海子和李华的亲身接触大概就那么的一次,不过海子却因而写下《黑翅膀》、《我飞遍草原的天空》等诗歌。 安妮,这个听起来就活泼可爱的女子则是海子的粉丝,她深爱着海子,海子也曾教给她写诗,但是却没有感受到她的爱意。安妮毕业后从北京回到了四川老家。不久,海子与波婉之间的感情出现了裂痕,但是海子依然陷于矛盾之中不能自拔。过了一段时间后,海子再去找安妮的时候,她嫁为他人之妻。但是海子并不甘心,他多次南下四川和安妮畅游,他们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这种不正当的关系以安妮家人发现而终结。 芦花,这个听起来有些土气的名字女孩,是海子青梅竹马的情人,被海子的母亲称之为原本是我家媳妇。不幸的是,等到十五岁的海子远赴北京求学后,芦花也嫁人。不过海子每次回家都会去见芦花,对她的感情也保持着最高度的纯洁和真诚,他甚至告诉自己:下辈子一定要娶芦花。 至于诗芬是海子失去波婉后最直接的一个情感寄托,她成熟稳重,深爱着海子,为海子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一切,但她缺乏诗意,海子却不喜欢这点。他知道诗芬对自己的爱,也努力试图去培养这段感情,但他失败了,这段时间他正和四川的安妮交往甚密。 海子的一生,可谓是为女人生,为女人活,为女人写诗,也有可能为女人而死。身为海子好友的西川曾经说过,作为海子自杀诸多可能的原因之一,海子的爱情生活或许是最重要的。在自杀前的那个星期五,海子见到了他初恋的女朋友。这个女孩子1987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在做学生时喜欢海子的诗。她是海子一生所深爱的人,海子为她写过许多爱情诗,发起疯来一封情书可以写到两万字以上。至于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分手的,西川不得而知。 在海子最后一次见到她时,她已在深圳建立了自己的家庭。海子见到她,她对海子很冷淡。当天晚上,海子与同事喝了好多酒。他大概是喝得太多了,讲了许多当年他和这个女孩子的事。第二天早上酒醒过来,他问同事他昨天晚上说了些什么,是不是讲了些他不该说的话。同事说你什么也没说,但海子坚信自己讲了许多会伤害那个女孩子的话。他感到万分自责,不能自我原谅,觉得对不起自己所爱的人。 当然张溥杰以为,最有可能令诗人卧轨的是不被理解。海子曾经说过,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条道路上。他恨,他恨这个龌龊肮脏的世界。他恨,他恨为什么要与小丑同行。而在他最孤独无依的时候,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一个个的离自己而去,那该是怎样的一种伤心呀。

她是海子在法大当老师时候的学生之一,活泼可爱,对自己诗人的老师异常崇拜。后来他们大胆地相爱相恋,海子度过了他人生中一段最美好难忘而快乐诗意的时间,他为波婉写下了包括《历史》、《中午》、《埋着一只为你祝福的杯子》、《写给脖子上的菩萨》、《打钟》等抒情诗歌,寄托了对波婉浓浓的爱意。但最后不知道什么原因,两人额关系逐渐的疏远,极为痛苦的海子曾写下《浑曲》、《肉体》、《我感到魅惑》等诗歌,表达自己的伤痛。

海子对情感的信念是寄托在精神层面的,甚至是一种无法实现的幻想,是一种创作的灵感。每段爱情的结局,作为诗人的海子都是悲剧性的,他的生命出现过快乐和温存,在爱情的不断轮回和失落中他始终带着诗歌的纯贞,但一切最终回归悲剧,回归现实。

海子的情感很丰富、感性,但是多数是处于精神上的,在这么多感情中,诗歌始终是海子于她们的红线,诗歌就是海子表达自己感情的最终方式,在对李华的感情中,我们可以看见对于诗歌,海子是属于疯狂状态。

除却对母亲的爱恋,他的爱情 ,每一次的结果都是一场灾难,特别是他初恋的女孩子,更与他的全部生命有关。这个在他生命中占据最重要的位置的女子,波婉,是海子在法大当老师时候的学生之一,她活泼可爱,对自己诗人的老师异常崇拜。后来他们大胆地相爱相恋,海子度过了他人生中一段最美好难忘而快乐诗意的时间,他为波婉写下了些许抒情小诗,寄托对波婉浓烈的爱,但最后由于家庭及社会的种种原因,他们的关系逐渐疏远,两人不得不分开。

嘲笑这一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图片 1

图片 2

海子一生爱过7个女子,如彩虹般美丽的女子,带给他各种慰藉。

b、白佩佩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初识海子应是读了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对着世界无比干净纯崒的期望,宛如新生的幼儿。后来无意看到了被人刻在废旧墙壁上的他的诗句“该得到的尚未得到,该丧失的早已丧失”,刻字的人大概是些许颓废与寂寞,从诗句里却深深的觉得他的悲凉,对世界有些许的绝望,听闻他自杀的故事后,更甚。

(海子的遗作,生前最后一篇作品)

第七个女子,李华,在海子的心中的形象极为美好。海子崇拜西藏文化,他觉得诗人李华是西藏文化的代表,对她抱着崇高的敬意,把她说成是“雪域的女神”,而李华也是海子唯一崇拜的一位中国近代诗人,他甚至跪倒在李华面前要求让他在她房内留宿一宿,要完成“心行合一”,但遭到李华的拒绝,他对李华更多的是欣赏,钦慕,却只能是一种天马行空的想象。

c、安妮

第四个女子,安妮,是海子的崇拜者,也是诗歌爱好者,海子曾经教过她写诗。她爱着海子,但海子并没有感觉到,她只能在北京毕业后回到家乡四川。海子对安妮的爱是在跟波婉出现矛盾后,经好友骆一禾的提醒开始的。可最初海子依然纠缠在和波婉的感情矛盾之中,等海子再去找安妮的时候,她已为人妻。但他并不甘心,安妮是他继波婉后真正的最大的爱情依托,他甚至幻想跟安妮结婚——他多次南下四川和安妮畅游,他们发生了关系。她和安妮一起游乐,一起写诗,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海子对安妮的爱意,安妮对海子的情深都能在诗歌中一一捕捉得到,然而海子和安妮的关系最后被安妮家人发现而不得不选择分开,这段感情一开始没有在对的时间开始,便注定了错误的结局。

就剩这一个,最后一个

第五个女子,诗芬,海子对诗芬的情感是白佩佩希望培养的,但事实上并没有成功。诗芬是海子失去波婉后最直接的一个情感寄托,她成熟稳重,深爱着海子,为海子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一切,但她缺乏诗意,海子却不喜欢这点。他知道诗芬对自己的爱,也努力试图去培养这段感情,他曾为她写下了情诗,但他失败了,这段时间他正和四川的安妮交往甚,诗芬的离开对海子也只是一段暗恋的结束。第六个女子,芦花,被海子的母亲称之为“原本是我家媳妇”的女人是海子的同学,或许可以用“青梅竹马”来比喻两人曾经的关系,但自从海子考上北大并留京工作后,芦花也嫁人。海子每次回家都会去见芦花,对她的感情也保持着最高度的纯洁和真诚,他甚至告诉自己:下辈子一定要娶芦花,他为她写下了过一些零碎的小诗。

a、波婉

友人说可以用三个词来形容他的一生,诗歌、王位、太阳,他曾写到“在太阳耀眼的阳光下,我手里攥不住一滴眼泪”,诗集里也多次出现这些阳光明媚的词语,除了大地、田野、太阳这些象征新生的意象,还有他极为迷恋的女子,各种明媚的婉约的女子。这些女子在生活里或者诗歌的创作里给了他或多或少的灵感与安慰。

在春天,野蛮而复仇的海子

如果说“波婉”、“白佩佩”、“安妮”、“诗芬”和“芦花”在海子心目中是以人的形象出现,那么“李华”的出现形象则是神。海子崇拜西藏文化,他觉得诗人李华是西藏文化的代表,对她抱着崇高的敬意,甚至把她说成是“雪域的女神”或者可以说李华是海子唯一崇拜的一位中国近代诗人,他甚至跪倒在李华面前要求让他在她房内留宿一宿,要完成“心行合一”,但遭到李华的拒绝……海子和李华的亲身接触大概就那么的一次,他因而写下《黑翅膀》、《我飞遍草原的天空》等。

芦花,这个被海子的母亲称之为“原本是我家媳妇”的女人是海子的同学,或许可以用“青梅竹马”来比喻两人曾经的关系,但自从海子考上北大并留京工作后,芦花也嫁人了。海子每次回家都会去见芦花,对她的感情保持着最高度的纯洁和真诚,他甚至告诉自己:下辈子一定要娶芦花,他为她写下了《村庄》、《女孩子》等诗歌。

光明的景色中

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他的爱情,每一次的结果都是一场灾难,特别是他初恋的女孩子,更与他的全部生命有关。这个在他生命中占据最重要的位置的女性叫波婉。

————————————————————————————————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凯时国际ag下载发布于关于凯时,转载请注明出处:海子一生爱过7个女子,他为什么会选择在最好的